从劳斯橱柜设计看德国风格

icon 2011-07-01 11:00:42
icon 0

  从劳斯橱柜设计看德国风格

  德国的设计的特点是很鲜明的,理想主义、功能主义、纯粹主义,百年现代设计史的发展都凸显了这样一个特色。这个感受我大概是从1984、85年开始形成的。1984年,香港理工学院(现在改叫做“香港理工大学”)的设计学院院长迈克尔。法尔( Dr. Michael Farr)请我去理工设计访问,期间也安排我给师生讲两次讲座,那时候我还在广州美术学院担任一个设计研究室的副主任,英语讲得比较流利,主要是因为做了几年的设计史论研究,对西方设计发展有一个比较笼统的认识,因此,言谈之中,他们感觉的在知识结构上和西方人是很相似的,加上我对中国的认识,两种能够融合在一起论述的人他们以前从来没有在大陆的学者中见过,所以对我非常好,讲课、座谈之后,把我介绍认识更多的文化圈子去,使的对香港设计界的认识面在很短的时候扩大的很快。

  香港理工学院设计学院的理论教授马修。透纳( Matthew Turner)认识很多相关设计师,特别认识许多长期在香港定居、工作的外国人,这类人叫做做Expatriates ,等于“驻港外国人”同义词,这个术语没有贬义,和香港人在驻港的外国人的“鬼佬”不同,是外国人喜欢自称的一个正式叫法。Expatriates  的圈子不小,特别英国人多,他们当时基本把握了香港的政府行政、立法、公检法、金融、教育等等所有的城市功能部门。此外还有许多外国圈子。我平常大部分时间因为工作关系,都在教育界的英国人圈子里,下课之后,则和香港本土设计师来往比较多,也有机会接触一下圈子外的expatriates,透纳带我去一个德国人的社区,那里好多人都是德国大企业的驻港代表,也有一些文化人,我在一次德国人社区的酒会上认识了德国文化机构的负责人恩哈德。斯泰德勒(Enhard Staedtler)博士的。

  德国很多政府高级官员都有博士学位,其中这个斯泰德勒博士就是一个研究文化的博士,这个事情倒是让我现在现在中国博士2/3据说都是政府官员拿了,基本就是送的,和我见过的德国博士官员大部分有自己的研究领域,有影响性的著作相比,我们这些官员“博士”大概充其量只能叫“买博”了。学术上没有多少价值,问十个官员博士,九个都是EMBA,也就是不脱产获得的。

  斯泰德勒博士是个中等身材的德国人,很结实,对生活充满了兴趣,并且充满了活力。他当时刚来香港担任这个哥德学院的院长,希望能够刚多的在香港、国内普及德国文化,知道我在广州美术学院担任一个研究所的主任,和我谈了很多有关设计的事情。他喜欢设计,也喜欢古典音乐。我们熟了之后,他知道我也喜欢古典音乐,因此经常请我吃饭,或者到他办公室或者家里坐坐。我每次来香港都到哥德学院他的办公室,在中环吃午餐聊天。他也经常请我去他在浅水湾的公寓去吃晚饭,把我介绍给更多的德国人。通过斯泰德勒博士,我倒真正从英国expatriates 中走出了,进入了一个更加广阔的外国驻港专业人士的圈子。因为大部分都是代表德国金融机构、大企业、学院和文化机构的的精英,因此聊天很具有学习的价值。我那时候对德国设计一知半解,多是听的份了。但是,那些接触,和后来的交往,倒是我全面认识德国设计的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斯泰德勒这些精英外国人中,好多都选择住在浅水湾,浅水湾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沙滩。浅水湾英文名为Repulse Bay,Repulse为“击退”之意,是以前一艘负责巡逻此区英国海军战舰名字。浅水湾是香港最具代表性的泳滩,它位于香港岛南部,这里滩长坡缓、水清沙细、波平浪静,从中环搭巴士往浅水湾约需20分钟,豁然出现眼前的白色的沙滩及宽广的海岸线。这一带只有充满西方风格的西式建筑,以及高级休闲度假大厦。浅水湾浪平沙细,滩床宽阔,坡度平缓,海水温暖。而且设备齐全,浅水湾的秀丽景色,使它成港岛著名的高级住宅区之一,其中包括香港巨商李嘉诚、船王包玉刚家族的豪华私宅。浅水湾有为数不多的高层公寓,室内宽敞,户户面海,是香港expatriates 精英的居住地方。斯泰德勒作为德国驻港文化机构最高代表,住在这里是很自然不过的。

  斯泰德勒和古典音乐发烧友一样,有一套非常好的丹麦Bang & Olufsen。影响设备,在客厅坐下,面对浅水湾的海滩,远处的大海,我们听古斯塔夫。马勒,听卡尔。奥拉夫(Carl Orff )的 Carmina Bulana,谈包豪斯、乌尔姆、Hans Gugelot 和Dieter Rams,也就是在奥尔夫的震耳欲聋的大合唱中,我们策划了德国第一次在中国举办的设计的大展:《德国设计运动150年》,这个展览预备的时间很长,我们第一次谈到这个展览的时候是在1984年的春季,到展览在广州美术学院老校区的陈列馆展出的时候,是在1987年春天,那时候我已经在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教书了。

  斯泰德勒是一个真正懂音乐的人,并且对音乐兴趣的阶段和我很相似,都是印象派之后,极限主义试验音乐以前这一个不到百年的时段。我们都喜欢贝拉。巴托克、喜欢霍尔斯特、喜欢肖斯塔科维奇、喜欢普罗科菲耶夫,有时候我们会静静的听一下午的音乐,他在调音响的时候也会揶揄的跟我说:现在的音乐录音都是技术人员朝所谓的完美水平作调的,因此,其实不是真实的音乐表演的声音。耸耸肩膀,他说:我们无能为力啊!

  他的家是一个德国设计的好展厅,这是我经常开玩笑说的。他的家具大部分都有来头:密斯1929年的巴塞罗那椅子、马谢。布鲁尔1926年的“瓦西里椅子”,勒。柯布西埃的LC-2和3,客厅的灯具是卡斯特里格里奥尼兄弟的,而特别注意到他的厨房是德国的劳斯(Leicht)橱柜系列。这个系列当时还没有在香港的上层那么多见,斯泰德勒估计是最早在香港用劳斯橱柜的一个了。

  我们在听音乐、讨论如何举办德国设计150年展览的时候,就在斯泰德勒博士那宽敞的厨房里的劳斯橱柜上著咖啡,橱柜和工作台面精细、一丝不苟,哑光的不锈钢表面处理得是那么的精致,给我的感觉,不太像橱柜(在我们中国人心目中,厨房是脏脏的地方,也不配用什么高级的橱柜和厨具),倒很容易和航天器、飞机、高级技术实验室的形象联系起来。德国人的设计能够渗入到这么深的层面,的确让人有些吃惊呢!

  我们说现代设计,就必须谈德国的设计,德国设计是国际现代设计的起源地,在许多方面,我们依然现在还是在欣赏、使用德国的设计经典,德国的设计具有非常悠久的发展传统。德国是现代设计运动的发起国之一,早在本世纪初,德国的设计先驱已经从建筑设计着手,从事现代设计的探索和试验。在纳粹取得政权之后,德国这批现代设计的先驱都基本移民到美国,从而在美国推动了现代设计的发展,造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的国际主义设计的发展和兴盛,现代设计与德国是分不开的。

  从劳斯橱柜设计看德国风格

  战后德国的设计在短短几十年中有很大的发展,1953年联邦德国一批设计教育家在乌尔姆市(Ulm)成立了德国战后最重要的设计学院―乌尔姆设计学院(the Ulm Institute of Design,德文为the Hochschule Fur Gestaltung in Ulm),通过学院进行理性主义设计教育,培养出新一代工业设计师、平面设计师、建筑设计师,对于促进德国总体设计水平的提高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这所学院得到斯图加特市政府的支持,从50年代到1968年关闭为止,迅速完善了设计教育的体系,提出理性设计的原则,与企业联系,发展出系统设计方法,形成了所谓的“乌尔姆哲学”,它的作用有如包豪斯设计学院(Bauhaus)在战前的作用一样,不仅仅是德国现代设计的重要中心,同时对世界设计也起到推动作用。德国著名灯具公司艾科(Erco Linghting Company)的总经理克劳斯・容根・马克(Claus-Jurgen Maack)曾经说:今天所有的设计师,包括一些甚至不知道乌尔姆在什么地方的人,都在这个或者那个方面受到乌尔姆传统的影响。到底是德国传统形成了乌尔姆,还是乌尔姆传统铸造了德国设计品味,这个问题迄今依然是理论家争议的主题之一。

  把乌尔姆精神变成设计现实的是德国通用电器的重要企业布劳恩公司(Braun)。这个公司早在50年代就已经开始与乌尔姆建立了密切的学术交流和设计交流关系,它的设计人员,比如汉斯・古格洛特(Hans Gugelot)、迪特・兰姆斯(Dieter Rams)都与学院有密切的教学关系,他们建立了把学院的思想灌输到布劳恩产品设计的渠道,在设计中灌输了乌尔姆强调的人体工程学原则,从而发展出高度理性化、高度秩序化的产品,影响德国其他企业的设计,继而影响到其他西方国家的设计。现在的工业设计,无论是美国还是香港的产品,都具有明显的人体工程学人-机适应的特点,这应该说是乌尔姆-布劳恩体系的成功。促进这个原则的最主要人物就是布劳恩公司的设计领导迪特・兰姆斯。

 [1] [2] [下一页]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